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野人的博客

传道 授业 解惑

 
 
 

日志

 
 

【转载】经典:管理理论的丛林  

2012-10-30 16:0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刘文瑞《经典:管理理论的丛林》

编者按:《管理学家》杂志有个“经典”栏目,选登管理学史上的一些经典文章或著作。考虑到学生所需,我将陆续把这些经典原文转贴在这里,供有志于学习管理的网友参考。如果有转贴的朋友,千万不要把这些经典原文挂在我的名下。

管理理论的丛林

(美)哈罗德·孔茨

刘苏玲译  陈金汉校

 

现代管理理论在其形成时期明显地缺乏学术性的著作和研究,而现在从学术机构中纷至沓来的研究著述,足以弥补前期的不足,却带来了巨大的分歧和明显的混乱。从泰罗对车间管理作的有条理的分析和法约尔对管理经验作的深刻提炼之后,通过林林总总的管理理论学派和学者,我们看到了各种管理理论枝节交错,簇叶蔓生。

产生于霍桑实验的行为科学家,他们把管理看成是人际关系的一种综合体,管理理论的基础是新的和尚未充分发展的心理科学的一些试验性原则。还有一些人把管理理论看成是社会学的制度与文化方面的表现。还有些人认为管理的核心是决策,从这个核心朝各个方向伸展出去的分枝包含着组织生活中的所有事物。此外,还有一些数学家,他们认为管理主要是对以符号和无所不在并永受推崇的模型表示的逻辑关系的演算。当管理的研究被看成是对一些系统和分支系统的研究时,枝蔓缠绕就达到了顶点。研究工作者有一种可以理解的倾向,未把整个自然界和文化界都包含在一个管理系统中,他是不会感到满意的。

由于社会科学家、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在古老领域中的新发现,以及各类企业管理人员对管理理论的兴趣在超速地成长,目前这片我们称之为管理理论的丛林显然难于通过,这是不难理解的,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社会计量学家、经济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政治学家、工商管理学者以及实际管理人员都来赶这个有趣的、富于挑战性的、有利可图的浪头,这是不足为奇的。

管理理论中由于学派的众多而导致了一场混乱的带破坏性的丛林战。在各种学术派别及其信徒中,特别是许多想成为被人崇拜的领导者的人,他们的主要兴趣似乎是创立出一个不同的(因而是独创性的)管理学派。为了捍卫这种独创性,以便能在历史上获得一席之地(或至少能发表著作,能够证明自己的学术地位或使自己得到提升),目前最流行的风气似乎是贬低、有时是歪曲别人所讲的、想的或做的。

为了在这个丛林中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并阐明目前管理理论领域中的一些论点和问题,以使对管理理论的巨大兴趣、才智和研究成果更有意义,我想在本文中对管理理论的各种“学派”进行分类、简要地指出我认为分歧的主要根源,并提出一些清理这个丛林的建议,我希望能开展一个澄清问题的运动,以使我们在这个领域中至少不会像瞎子摸象一样,用我们极为不同、有时还带有恶意的争论点来评述一只象。

 

管理理论的各个主要“学派”

管理过程学派:这个学派把管理看成是一个在组织团体中通过别人并同别人一起把工作完成的过程。其目的在于分析这一过程,为它确立一个概念范畴,确定一些作为依据的原则,并由此建立一种管理理论。它认为管理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过程。它把管理理论看成是对经验进行组织的一种方式,以便通过对管理过程所包含的基本原理的研究、实验和教学来改进管理实践。这个学派,常常被人们,特别是其批评者叫做“传统”学派或“普遍”学派。其创始人可以说是亨利·法约尔。

这个学派的管理理论以下列基本信念为依据:

(1)管理是一个过程,能够通过对管理人员职能的分析来很好地从理性上加以剖析;

(2)在各种企业环境中的长期管理经验可以作为基础,据以提炼出一些真理或通则——通常被看作是原理——它在理解和改进管理时有一种阐明和启示的作用;

(3)这些基本原理能够成为有益于研究的焦点,以便既确定其正确性又提高在其实践中的意义和适用性;

(4)这些原理能为一种有用的管理理论提供一些要素,至少在它们被证明为不正确或被修正以前是这样;

(5)管理是一种技能,但这种技能同医学和工程学一样,能够依据原理的启发和理解予以改进;

(6)某个实际管理人员在一定的环境中所选用的处理方法或安排可能违背某项原理并造成损失,或试图采用其它办法来弥补造成的损失(这在医学、工程学或其它技能中当然都并不罕见。因为技能正是在各种基本要素之间进行协调以便达到预期成果的一件创造性工作)。尽管如此,管理学的原理正如生物学和物理学的原理一样,是确切可靠的;

(7)虽然文化界,物理界和生物界的各种事物都对管理人员的环境和任务有着各不相同的影响,但是,管理理论并不需要把所有知识领域都包括进来,才能起一种科学基础或理论基础的作用。

因此这个学派的基本方法是,首先注重管理人员的各种职能;其次,对管理人员的各种职能进行研究,在复杂的管理实践中提炼出一些我们认为是基本规律的东西,以便对管理职能作进一步的剖析。

经验学派:属于这一学派的学者把管理看成是对经验的研究。有时他们也想从中得出一般性的结论,但通常只不过是把它作为对实际管理人员和管理研究人员讲授或传播经验的一种手段。这个学派中的典型代表人物,是那些把管理学或“政策”看成是对案例进行分析和研究的人,以及采用欧内斯特·戴尔的“比较法”的人。

谁也不能否认通过这种方式对经验进行研究或对“过去如何管理”进行分析的重要意义。但是,管理学不同于法学,不是一门以前例为依据的科学,而未来的情景能准确无误地同过去相比是极为罕见的。的确,过分依赖过去的经验和未经提炼地解决管理问题的历史是很危险的。这是由于,过去“正确的”技术或方法在未来的情况下可能不适用。

经验学派强调对经验进行研究,由此而产生的研究和思考,看来的确有助于加速对管理原理的验证。这个学派的成员似乎也可能比管理过程学派提出一个更有用的管理原理的框架。但是,经验学派的成员如果不是满足于交流一些无意义和未定形的经验,他们就必须从研究中得出一些一般性的结论,而在他们这样做的时候,这个学派就同管理过程学派相似而且做着一样的事情。

人类行为学派:这一学派是以下述中心论点为依据的:由于管理就是通过别人并同别人一起把工作做成,所以对管理的研究必须以人际关系为中心。这个学派把“各门有关社会科学的已有的和新近提出的理论、方法和技术用来研究人际和人群内部的各种现象,从一个极端的个人品性动态,到另一个极端的各种文化间的相互关系”。

这个学派的学者有着强烈的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的倾向,他们注意的焦点是作为社会学对象的个人及激励个人的事物。在这个学派中,有的人强调人际关系是管理人员应该有力地予以理解和应用的一种技能。有的人把注意力集中于作为领导者的管理者,有时把管理等同于领导。这样,事实上把所有的团体活动都作为“受控”情景来处理。有的人把团体动力学和人际关系的研究看成是一种社会心理关系的研究,从而似乎把管理这个词只同社会心理学相联系。

没有人能够否认,管理必须处理人的行为问题,对人的相互作用(无论是在受到管理的或未受到管理的环境中)的研究是重要而有益的,这一点没有人会提出异议。但是,人们行为的领域是否就等同于管理的领域,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这也许类似于把对人体的研究看成是心脏学的范围一样。

社会系统学派:社会系统学派是与人类行为学派密切相关并常常与之混淆或交错在一起的一个学派。它包括那些把管理看成是一个社会系统即文化的相互关系系统的研究人员。

该学派带有浓厚的社会学色彩,基本上做着社会学所做的一切研究。它查明各种社会团体的文化关系的性质,并试图把这些关系作为一种互相联系的,而且通常是一种整体的系统表示出来。

这个学派的精神前辈也许是切斯特·巴纳德。这位富有思想的企业管理人员为探求管理过程的根本提出了一种协作理论。这种理论的依据是:个人必须通过协作来解决他自己和他的环境的生物、物理和社会的局限性。然后,巴纳德从由此而形成的协作系统的整体中创造出了他称之为“正式组织”的一套相互关系。他的正式组织的概念同实际管理人员通常所持有的概念很不一样,指的是包含着能互相进行信息联系并愿意为了明确的共同目的而贡献力量的人们的任何一种协作系统。

这个学派对管理学作出过许多值得注意的贡献,认识到有组织的企业是一个受文化环境的所有压力和冲突支配的有机体。这对管理理论家和实际管理人员都是有帮助的。其他一些方面的帮助则更大,其中包括:对组织权力在制度方面的基础的认识;非正式组织影响的认识;以及对“组织纽带”等一些社会因素的认识。同样地,巴纳德的许多有教益的见解把社会学认识与影响带入管理实践的领域之中。

决策理论学派:管理理论的另一个学派可以称之为决策理论学派,其成员人数正在增加,而且都是些学者。这个集团的注意中心是合理决策的方法——在多种可供选择的方案中选择一种行动路线或一种思想。这个学派所探讨的可以是决策本身,或者是作决策的人们或组织集团,或者是决策过程的分析。其中有些人把自己严格限制在决策的经济合理性方面,另一些认为企业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属于他们分析的范围,还有一些人则把决策理论扩展到包括心理和杜会方面以及决策环境和决策者。

决策理论学派显然是从消费者选择理论派生出来的,后者则是从19世纪初期的边沁以来一直为经济学家所关心的。消费者选择理论是由效益最大化、不相关曲线、边际效应、风险和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行为等经济问题及其分析所引起的。因此,当人们发现决策理论学派的绝大多数成员是经济理论家时,就不足为奇了。同样使人不会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学派严重倾向于模型构造和数学。

有些人认为,由于管理的特点是以决策为中心,管理理论未来的发展可能就以决策为中心点,而管理理论的其他部分则依附于这个结构中心之上。这是可能发生的。而且正如任何人都可以设想的,对决策、决策过程和决策者的研究肯定会扩展到管理的整个领域。尽管如此,人们仍会感到怀疑,这个中心点是否也可用来作为建立人类整个知识领域的中心?因为,正如绝大多数决策理论家所承认的,选择问题既是组织的,又是个人的,而以上所说的绝大部分纯决策理论对鲁滨逊的生存和思考也是适用的。

数学学派:虽然数学方法能够而且已经被所有管理理论学派所应用,我还是决定把那些认为管理是一个数学模型和程序的系统的理论家归为一个学派。被我这样主观地归成一派的最有名的可能是运筹学家或运筹分析家,他们有时颇为自负地自称为“管理科学家”。这个学派所遵奉的信念是,如果管理、组织、计划或决策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过程,那么它就能用数学符号和关系来表示。这个学派的主要手段就是模型化。

毫无疑问,在任何一个研究领域中,数学方法都是极为有用的。它为研究人员确定问题或问题的范围,它能方便地用符号来代表未知数,它的经过多年科学应用和抽象得出的逻辑方法为解决或简化复杂的问题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丛林中思想纠缠的主要根源

管理理论丛林中的思想纠缠虽然有多种根源,但主要的根源如下:

语义学的丛林。正如有知识的人在基本问题上进行争论时所常见到的那样,有些麻烦来自于关键用语的含义。在管理学领域中,语义学上的问题特别严重,即使在“管理”这个词上的含义上也存在着分歧。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管理就意味着通过别人并同别人一起把工作做成。但是,这个“别人”指的是正式组织的人呢,还是包括所有团体活动中的人呢?管理是对人进行统治呢,引导呢,还是教育呢?

也许“组织”这个词在词义上最为混乱了。管理过程学派的绝大多数成员用这个词来表示一个企业的活动——职权结构。可是,有许多“组织”理论家把组织看成是任何一种团体活动中的关系的总和,这样,他们似乎就把组织看成是社会结构的同义语。

对管理这门知识所下定义的分歧。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同意,管理这个词的含义包含着通过别人并同别人一起把工作做好。但是,正如前面关于语义学的讨论所表明的,关于“管理”这个词远没有一个标准的含义。是不是所有的人际关系的处理都意味着管理呢?街头小贩也算是管理人员吗?父母算不算管理人员?一群乌合之众的一个头目是不是一个管理人员?管理的领域是不是等同于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两者结合起来的领域?它是不是整个社会关系系统的同义语?

先验的假设。管理理论领域中的许多后来者以过去的许多有意义的观察和分析带有先验性质为理由而对其加以抛弃,这就更加深了管理理论中的混乱现象。

对原理的误解。那些认为自己已拥有一定地位或有可能提出某种独特观点或方法的人总喜欢摈弃带有管理原理味道的任何事物。有些人把这些管理原理叫做老生常谈。另外有些人之所以摒弃法约尔和其他一些实际管理人员的原理,只不过是为了从他们自己的研究中得出一些貌似不同的一般性结论。而这样得出的许多一般性结论常常只不过是用不同的语句来表述的早已发现的同一基本原理。

管理理论家不能或不愿相互了解。管理理论的丛林在很大程度上起因于管理理论家不愿或不能互相了解。我不相信管理理论家不能互相了解。因为,人们必须假定,一个对管理理论有兴趣的人是能够理解(至少在概念和结构上)各种不同学派的观点的。因此,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阻碍他们互相了解的是他们的不情愿。

这种不情愿也许是由于学得的纪律而造成的专业上的“隔墙”;也许是由于担心某个人或某种新发现会影响自己的专业地位或学术地位;也许是由于担心自己会在专业或知识上陈旧过时。

 

清理管理理论的丛林

清理管理理论的丛林,也许现在为时尚早,我们还必须在各种观点、语义、冲击和反冲击的丛林中徘徊更多的岁月。但是在任何一个重要的领域里,由于管理不科学而造成的许多失误都会造成重大的损失。我希望这个徘徊的过程不会太长。

现在看来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显然,只要消除了我认为是制造混乱的一些主要根源,就会使混乱大为减少。以下是应予考虑的一些重要事项:

(1)需要给管理这门知识下定义。一个知识领域如果要摆脱由于误解而造成的困境,首要的要求是给这个知识领域下一个定义。这个定义不一定要很严密、完备、硬性,但要能相当明确地规定其特定的内容。

虽然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在各种不同的企业、国家和层次对管理所作的研究可能既没有代表性,又不够充分,但我还是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管理是在正式组织起来的团体中通过别人并同别人一起把工作做成的一种技能;是在这样组织起来的一个团体中创造出一种环境的技能,在这种环境中人们既能作为个人而进行工作,又能为了实现团体目标而互相协作;能够消除上述目标的障碍的技能;能在有效地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使效率最大化的技能。如果有人认为这个定义不能令人满意,我建议大家至少要同意,管理知识领域的定义应该能反映实际管理人员的活动领域并为此目标而对管理实践作进一步的调查和研究。

(2)把管理学同其他学科结合起来。如果对管理知识本身的内容有统一的认识,那么目前这种由于误解而造成的互相责难就会趋于平息,管理学就会被看成是一种专门学科,而其他学科被看成是管理学的重要基础。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相关的学科和充当基础的学科就会被当作忠诚而有益的助手受到工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和实际管理人员的欢迎。这样,把管理学同其他学科结合起来就不困难了。

(3)阐明管理学用语的语义。语义问题严重到会引起困难的地方并不多。这里再次建议采用那些睿智的实际管理人员的语义。我们不应该另造一些科学或学术上的行话来使本已复杂的情况更加复杂。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在管理理论家和实际管理人员之间筑起一道语言上的壁垒。

(4)要有提炼和验证基本原理的愿望。一门科学的成熟程度和有用程度肯定要由作为其基础的基本原理的严密性和正确性来检验。现在被看成是成熟的科学,没有一门是在一开始就以无可争辩的正确的基本原理完整地表述出来的。即使像物理学这样的一些最古老的科学,也在不断地修正它们的作为基础的定律并发现新的基本原理。可见,任何一门科学,都不仅是有用的,而且是多少个世纪以来在一般结论、某些定律、原理和假说和基础上不断发展的。为了阐明管理理论,我们应记住以下准则:

1)管理理论应该探讨知识的某一个领域和进行“能够处理的”调查。如果人们老是思考着整个宇宙,在知识上就不会取得大的进展。

2)管理理论应该有助于改进管理实践和管理工作,不应忽视实际管理人员。

3)不要因语义、特别是实际管理人员难于理解的无用行话而使得管理理论难于理解。

4)管理理论应该指导管理的研究和教学,并提高其效率。

5)管理理论必须认识到,它只是一个更大的知识和理论领域的一部分。

 

(译自《管理学精华》哈佛大学出版社l988年版,《管理学家》选登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