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岭南野人的博客

传道 授业 解惑

 
 
 

日志

 
 

国内政策科学研究的回顾与评价  

2007-06-22 23: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内政策科学研究的回顾与评价

公管院2004级硕研  田云章(200420062

 

[摘要]政策科学的引进和发展,是中国学界和政界共同努力的结果。中国政策科学研究在取得了若干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不足。面向21世纪,政策科学要获得进一步的发展,需要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结合、事实分析与价值分析并重并处理好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

[关键词]政策科学;评价;建议

一、政策科学的诞生与中国的引进

1951年,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拉斯韦尔(HaroldD. Lasswell)及其同事合作出版了《政策科学:范围和方法的新近发展》一书,标志着现代政策科学的诞生。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在运筹学、系统分析、统计学和经济学等学科所提供的分析方法的推动下,政策科学作为社会科学中一个新的研究方向获得了迅速发展,逐步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学科领域。70年代以后政策科学所取得的新进展以及它对各国的公共决策和社会经济发展所产生的积极影响,使得它成为各国学界和政界共同关注的学科。政策科学的兴起一度被人们认为是当代西方公共行政学、政治学乃至整个社会科学发展中的一次重大突破,甚至被说成是一场“科学革命”。

尽管政策科学在西方已经有半个世纪的之久,但是在中国的发展仅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一些高校学者和实际部门的政策研究者注意到了国外社会科学中的这个新领域,着手进行介绍、引进和初步的研究工作。80年代中期,特别是1986年,万里在全国软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做了《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课题》的报告,明确提出要做“政策研究”这一重大课题,促使我国的政策科学研究逐步走上正轨。进入90年代,我国政策科学发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政策科学的研究与教学逐步体制化,它作为我国社会科学和管理科学研究的新兴领域的地位得以确立。可以说,政策科学在我国的发展是学界与政界共同努力的结果。

二、国内政策科学研究的成就回顾与评价

纵观国内政策科学研究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学术研究取得了积极成果,政策科学理论框架初步建立。有关学术研究主要在以下方面展开:(1)国外政策科学理论和方法成果的评介、引进和消化;(2)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及毛泽东邓小平的政策和策略理论的研究;(3)中国政策系统及其运行,中国政策实践经验的总结以及中国优秀的政策遗产的继承;(4)当代中国及世界现实政策问题研究。在探索政策科学的基本概念、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初步确立起中国政策科学的基本理论框架。这一理论框架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围绕政策系统及其运行这一核心,既研究公共政策的实质、原因和结果,又研究政策过程(政策制定、政策执行、政策评估、政策监控和政策终结等),建构政策科学的知识体系;二是采“蹇槭降奶逑担将政策科学的知识分为基本理论、现实政策和分析方法三大块。与此同时,出版或发表了一批论著或译著:前者如林德布洛姆的《政策制定过程》、安德森的《公共决策》、内格尔主编的《政策研究百科全书》、德洛尔的《逆境中的政策制定》等;后者如张金马主编的《政策科学导论》、陈庆云编著的《公共政策分析》、陈振明主编的“公共管理与政策分析丛书”(包括《政策科学》、《公共政策》、《政策分析的理论和方法》等)。此外,还有大量的学术论文发表。

(二)学术交流日趋活跃,学科研究组织性加强。二十年来特别是8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策科学的国际学术交流逐渐活跃起来。首先表现为一大批国外著名的政策科学家来华讲学;其次,一批在国外学习政策科学的学生和访问学者相继回国服务(其中不乏取得英美等国的公共政策博士或硕士学位者),他们带回了国外政策科学发展的大量新信息;再次,一些高校、科研机构、行政学院以及政策研究部门与国外大学的公共政策学院或思想库建立了正式或非正式的学术交流关系,使中国的政策科学发展日益与国外接轨,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政策科学的国际化与规范化。同时,国内政策科学界的学术交流也相当活跃,90年代以来召开了五次全国性的政策科学研讨会,分别是:19918月在长春召开的第一次研讨会,主题是如何创立中国特色的政策科学;199210月在山东曲阜召开的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成立大会暨理论研讨会;19946月在哈尔滨召开的第三次研讨会,主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问题;199611月在浙江临安召开的第四次研讨会,主题是政策科学发展的回顾与展望尤其是如何深化政策研究问题;199910月在苏州召开的“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第二次代表大会暨理论研讨会”。在学术团体方面,已成立了两个全国性的研究组织:全国政策科学研究会(1992年成立并挂靠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和中国政策科学学会(1994年成立并挂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有些省市也相应成立了政策科学的研究会或学会。在科研资助方面,政策研究获得的社会支持力度也在逐步加大

(三)教育培训迅速发展,政策科学人才培养走向正规。近十年来,政策科学的教育培训迅速发展,它在大学、党校和行政学院的教学与研究中逐步扎根,成为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干部培训的一个重要的学科领域。许多党校、高校和行政学院相继开设政策科学方面的单科或系列课程。在研究生教育方面,90年代初、中期,我国的名牌大学开始了政策分析的硕士生教育,厦门大学和北京大学分别在19931994年在行政学硕士点中设立政策分析方向。此后不少综合性大学也在政治学、行政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等学科专业中设立政策分析或公共政策方向。政策分析的博士生教育上也开始起步,1998年国家设立了第一批行政管理的三个授权点(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山大学),这三个授权点都有政策科学的内容,或者设立政策分析方向,或者开设政策科学研究的课程,或者将政策科学作为入学考试的科目。

(四)政策科学知识应用已经起步,政策科学的产业化前景看好。在知识应用以及产业化方面,政策科学以及政策分析的成果开始被应用到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政策决策以及重大工程项目的研究与论证之中,在推进公共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方面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作为政策科学最纯粹的组织体现的思想库或智囊团在我国开始发育并发挥作用。一些官方的或民间的政策研究机构相继建立,不少综合性大学以及社科院,纷纷成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所)或发展研究院一类的政策参谋咨询机构;政策科学或政策分析作为咨询业的学科基础和人才培训基础的作用开始为人们所认识。政策科学的产业化前景看好

政策科学发展面临的薄弱环节:

由于我国政策科学研究与教学刚起步晚,所以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有不少薄弱环节亟待加强。这主要表现在:一是政策科学的宣传普及工作做得不够,政策科学的学术价值和实践价值特别是它可以作为决策科学民主化的主要支撑学科,它对社会经济的巨大促进作用并未被人们所充分认识。二是政策科学的学术研究水平不高,学科的基础不牢,研究人员的整体素质不容乐观。三是政策科学的制度化或学科的组织化建设存在诸多困难和问题。四是对现实政策问题的研究不深,政策科学的应用性、现实性未能充分体现。

三、加强政策科学研究的对策建议

世纪之交的中国政策科学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刻。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尤其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政治行政体制改革的深化,对公共政策或政策科学的研究提出更高的要求。我国公共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以及依法行政、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更需要政策法律的相关知识,这也为政策科学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发展机遇。新形势要求我们克服目前政策科学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困难,推进我国政策科学的研究,以适应迅速变化着的公共管理实践的需要,迎接新世纪的挑战。为此,中国政策科学的发展中至少要处理好如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结合。在政策研究领域的发展中,曾出现过两种范式,即拉斯韦尔、德洛尔等人将它当作一门统一的社会科学的政策科学范式和林德布洛姆奎德等人将该领域当作一门应用性社会科学学科的政策分析范式。这两种范式的人们对该领域的学术性与应用性(或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关系的理解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不能将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割裂。政策科学研究既要切实加强基本理论和方法论的探索,政策科学既要研究政策系统及政策过程,揭示政策现象背后的规律性,增进人类对政策领域的理解,提供学术知识,又要以人类政策问题的解决作为焦点,提供解决问题的知识和方法,又要增加政策科学知识对现实政策问题解决的应用,重视现实政策问题的调查研究与解决,为政策问题的解决提供相关知识和方法,用政策理论指导政策实践。

(二)事实分析与价值分析并重。政策科学主要作为一门社会科学,首先,要重视事实分析,以政策现象、政策过程及其规律性作为研究对象,探索公共政策的实质、原因和结果;其次,它要遵循科学的一般传统,运用科学的方法对政策领域的“事实”加以分析、整理和概括,形成相关的假说或理论,并做出解释和预言,再由政策领域的事实来检验理论。再次,政策科学的对象是人类的决策行为或选择行为,而这种选择是以人的价值观作为基础的。政策科学明确的以价值为取向,它不仅关心事实,而且更关心价值和行动。因此,政策科学的研究既要做事实分析,提出的是“是什么”的实然问题;也要作价值分析,尤其是要高度重视价值判断在决策行为以及政策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出的“应该是什么”的应然问题。排除价值因素以及否认价值分析的作用,进行所谓的纯客观的事实分析,建立纯粹的政策科学是不现实的。中国政策科学的研究必须体现实证性与规范性的统一,做到事实分析与价值分析并重。

   (三)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在政策科学中,宏观研究(Macro-research)以整个政策系统和政策过程作研究和解释的对象,涉及的是地区、国家甚至跨国层次的总体政策系统以及过程,处理政策研究的一般方法论和分析技术,形成宏观的政策理论即政策科学总论。微观研究(Micro-research)涉及政策系统、政策过程、政策现象的某一部分、方面或环节,对这样一些部分、方面或环节的研究,构成政策科学的分支学科。国外政策科学在其形成与发展的半个世纪的历程中,形成了众多的主题领域或分支,包括政策分析方法、公共政策(本国公共政策研究)、比较公共政策、政策伦理学(政策价值观或公共政策与伦理关系研究)、战略研究、未来研究以及公共选择学、经济政策学、社会政策学等分支,以及对公共决策过程(政策过程)的基本环节或功能活动的分别研究所形成专门的分支,如政策战略(元政策)研究、政策规划研究、政策执行研究、政策评估研究等。但在我国,政策科学的学科分化程度相当低,基本上停留在政策科学的一般理论和方法的研究上,大部分分支学科并未分化、成型。针对这一缺陷,政策科学研究必须处理好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加快政策科学分支学科的分化,特别是展开对政策分析方法、公共政策、比较公共政策、政策伦理学和公共选择理论等分支学科的研究,完善中国政策科学的学科体系。

总之,面向21世纪的中国政策科学,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必须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解决好面临的问题与困难,加快知识创新,实现突破与超越。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